今日温尼伯

温尼伯门户

热搜 : 活动 团购

疫情下的中国经济:一个好消息与四个挑战

[复制链接]
查看 : 551 | 回复 : 0
一叶知秋 发表于 1/31/2020 10:51:1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时间进入2020年之后,大事迭发,新型肺炎更是全球瞩目。黑天鹅成群起飞之时,2020年中国经济形势将会如何?

本来,2019年底经济似乎显露出一丝企稳曙光,一些乐观人士已经开始(再次)谈论“经济复苏”。不过,根据我们的量化宏观经济预测模型,这一期待本来就过分乐观。

当我们谈论经济趋势,最浅白的思路是看各种经济数据本身的势头;自然,这免不了被数据噪音玩弄,陷于迷雾不能自拔。其次是留意到经济数据背后的周期规律,或者与历史走势进行相似性比较分析,据此做出推论。这一思路有提升,也不时能够对未来进行正确的预测,缺点则在于“知其然不知其”,未能意识到周期只是结果不是原因,更多时候陷于“刻舟求剑”的窘境。第三种思路则留意到经济数据背后的供需行为,从供应端与需求端自身遵循的规律来预判未来。同样地,这一思路的缺点在于,未能理解供需变化本身,只是更深层次动力学结构的后果而已。

2.jpg

什么才是决定周期、甚至周期背后的供需变动的动力学结构原因?归根到底,是三大经济组织——政府、企业、家庭——在既定游戏规则与回报矩阵约束下的资产负债表行为。

从这个角度分析,很容易判断,即使没有2020年1月以来的新型肺炎疫情的冲击,2020年的中国经济也将陷入苦战;坏消息是,疫情在中国经济最脆弱的时刻突然爆发,苦战势必演变为血战。

让我们来看看,2020年中国经济的1个好消息与4个坏消息。

好消息是,2020年中国的外贸形势将会好转,体现为进出口增速转正,其中进口增速将会高于出口增速。美国经济在过去几年展现了强劲的势头,尤其是川普的减税政策,令设备开支周期大幅度延长,推动美国经济迎来持续的就业增长、工资增长、以及建立在需求基础上的经济增长。这一势头在2019年开始减弱,我们预计在2020年将会继续减弱,但幅度有限,部分原因在于美国房地产市场正在享受自己的兴旺周期。在美国经济减速有限的背景下,欧洲、日本经济各有分化,但都不会太弱,塑造了2020年全球贸易的基本势态。

在这一背景下,2020年初中美及时地达成了第一阶段贸易协议,意义十分重大。这一协议终止了中美贸易冲突全面化、急剧化的趋势,延缓了全球产业资本移出中国的速度,为中国进出口恢复增长奠定了良好基础。我们的模型预计,2020年中国进口将会小幅增长,出口也会增长,但可能幅度略低。这一好消息的意义十分重大,在疫情冲击国内经济的背景下,对外贸易将成为众多中小型企业的救命稻草。

好消息之外,2020年更多的是挑战,重点在4个方面。

第一个挑战在于,小企业与第三产业将受到重大冲击。

在2019年末展现出来的经济企稳中,三条产业链起到关键作用,分别是汽车产业链、地产基建产业链与出口产业链。出口回稳的理由很明显,汽车产业链则有深跌之后恢复性反弹性质,更加重要的实际上是地产基建产业链的回升。不过,仔细分析地产数据,情况并不令人乐观。房地产建筑工程与安装工程走势明显分化,前者大幅上升而后者深幅下滑;商品房期房销售与现房销售也出现分化,前者维持正增长而后者大幅负增长;这表明房地产漂亮数据背后,是房地产企业“抢施工、抢销售”现象突出,叠加商品房库存的再次走高,预示房地产投资热潮难以维系。事实上,从家庭债务杠杆率现状,我们不难判断,中国房地产投资很可能已经越过其高点,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都将面临迭次下滑的压力。

这三个产业链的短期强势表现抬升了去年底的经济数据,推动了大型、尤其是中型企业PMI指数走高,然后小型企业状况丝毫未见好转。事实上,2019年12月小型企业PMI指数比上月下滑了2.2,下滑幅度远高于历史均值的0.6;作为对比,12月中型企业PMI指数比上月上升了1.9,高于历史均值的0.3。

令人担心的是,在这一背景之下,疫情打击迎面扑来。从历史经验来看,疫情对小型企业的影响远大于对大中型企业的影响。中国很多小企业本来就实力弱小、抗风险能力弱,这几年苦苦挣扎求存之下,家底更薄,疫情引发的需求降低、成本上升、供应链紊乱等等困难,对不少小型企业来说不啻灭顶之灾。

从行业层面而言,第三产业存在许多小企业,而疫情对第三产业的打击远大于第一产业与第二产业。17年前SARS疫情来袭时,2003年二季度第三产业同比增速比2002年底回落了2.6%,而同期GDP增速持平。2003年第三产业占GDP比例未42%,而现在已经上升到54%。这样看来,本次疫情对经济冲击可能更大,第三产业中的小企业则是重灾区。

第二个挑战在于有效信贷需求不足。所谓有效信贷需求,是指拥有健康的资产负债表、未来能够产生足够高的现金流在覆盖还本付息压力的信贷需求。以这个条件来衡量,不论是家庭还是民企,都面临2020年无法产生足够有效信贷需求的状况。

就家庭而言,我去年4月曾经在《“拐点论”破产的背后原因》中分析过,“从2009年开始,中国居民以极其惊人的速度扩张了自己的债务负担,年均复合增速达到23%,差不多3.3年翻一倍……短短10年前,中国居民的债务负担还不到发展中国家的平均水平,现在,如果计算偿债支出占可支配收入之比,中国已经超越了日本、美国、韩国等全球偿债比最高的一系列国家。”从那时到现在,家庭债务负担进一步加重。

企业方面,“中国企业债务占GDP比例高居全球主要经济体最高,到2018年3季度末高达152.9%(BIS数据),是美国、欧洲杠杆率的2倍左右。这一比例在2016年1季度末达到最高的161.8%,在随后的去杠杆政策作用下有所回落。经过近期社融放量,两年去杠杆成果一个季度丧失殆尽”,非政府债务杠杆率再创新高。事实上,中国民营企业近年来一直在降低杠杆率,债务增加完全是国企杰作。伴随着疫情冲击、投资回报率继续下滑、不确定性增加,民企将会继续其收缩势态,新资产形成额将会持续低于企业利润额(也就是说,从实体中不断抽资)。如此,家庭与民企都将降低其加杠杆速度,2020年中国将再次迎来资产荒:有效需求不足之下,信贷增速将会继续下滑,而制造业投资增速与民企投资增速都可能跌落至零线附近。就业密度最大的小型企业与服务业遭遇困境之后,失业形势将比2019年恶化。

第三个挑战在物价方面。可以预期,上述背景下,央行将会执行更宽松的货币政策,广义财政赤字占比也将逆转之前的下滑势态转折上行,并带动货币供应量增速上升。基建与国企投资可能逆势上行,不过难以转化为有效供给。这种状况下,消费物价指数可能比预期更加顽固地停留于高位,难以快速降低到2%以下。

第四个挑战在于资本市场。从2018年开始,企业债务违约率持续走高,2019年并无好转。而随着2020年经济再度减速、利润率再度下滑,企业债务违约率可能继续走高,其中,房地产企业尤其需要关注;同时,地方政府财力吃紧的情况将会进一步恶化,地方政府债务违约也需要警惕。另一方面,经济走弱之时人民币汇率有贬值需要与压力,央行的任务是维持这一贬值处于可控与有限的状态。违约率提升、通胀高企与人民币贬值压力的一个后果,可能导致国债收益率走高。一般情况下,经济低迷时候,实体经济将呼吁降低利率,国债利率的走高将是一个坏消息。

四大挑战重压,应该怎么办?实际上,上述四大挑战并非对中国的最大挑战,更大的挑战其实在于民众对于政府的信任。灾难中的人祸,如果不能被真诚反省,不能开启自下而上的问责机制,信心如何修复?其实答案是写在教科书里的。只要回顾改革开放以来的经济历史,就不难得出结论:唯有真心实意的、市场化导向的、敲骨吸髓式的改革开放,才是中国战胜困难的法宝。

在具体政策方面,应该注意如下几点:

第一,财政与监管政策一定要多向小企业倾斜,要像爱惜眼睛一样爱惜小企业,它们是中国经济保持活力、创造就业最重要的力量,也是此次疫情中受创最深者。举一个简单例子,上海市人保局要求区内企业推迟复工,时间比国务院规定的假期多出一周,要求这一周内企业对上班职工支付双倍工资。这样的本位主义政策,无异于驱赶更多小企业歇业倒闭。诸如此类的政策要尽量避免,同时,应该推出力度更大的减税减费政策,以“向下负责、向上问责”导向的治理改革,改进监管措施、改善营商环境、扩大行业准入。

第二,央行无疑会执行更加宽松的货币政策,不过一定要注意度。今年的通货膨胀压力不宜低估,央行政策需要留有余地。

第三,人民币可能面临贬值压力,对此央行需要担负起牧羊犬责任,既要顺应这种压力,也要管理这种压力,确保贬值不会失控。

第四,基建与政府主导的投资会被青睐,但需要意识到,不能提供有效供给的投资,可能推升成本驱动型通货膨胀,在今年的经济环境中尤其有害。想依靠无效投资来人为抬升经济数据,风险很大。为控制财政赤字规模,一切与民生无关的支出,都应该尽可能予以冻结或者削减。

第五,应该努力巩固与美国的贸易协议,努力做好与美国的第二阶段谈判,不仅把它当做权宜之计,而且真心实意落实其中有利于中国改革开放倾向的变动。

灾难中,我们更容易意识到,原来平凡安稳才是真正的幸福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